网站首页  律师查询  法规查询    合肥律师招聘    关于我们  
刑事辩护 交通事故 离婚纠纷 遗产继承 劳动工伤 医疗事故 房产纠纷 知识产权
公司股权 经济合同 建设工程 征地拆迁 债权债务 行政诉讼 非诉业务 法律顾问
热门链接: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刑事辩护 » 刑事案例 » 正文
(2018)浙1102刑初284号一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日期:2020-01-25   阅读:

审理法院: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

案  号:(2018)浙1102刑初284号

案件类型:刑事

案  由:非法经营罪

裁判日期:2018-06-20

审理经过

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检察院以丽莲检刑诉(2018)27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犯非法经营罪、诈骗罪,被告人丘春荣犯诈骗罪,于2018年5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施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丁嘉翔及其辩护人金亮贤、被告人丘春荣及其辩护人郑旭超、被告人谢帆及其辩护人吴昊、被告人刘星辉及其辩护人吕惠、被告人冯飞龙及其辩护人周剀、被告人李睿及其辩护人陈利莉、被告人董丹闻及其指定辩护人徐珂科、被告人李圣强及其指定辩护人周琳、被告人李子达及其辩护人吴洪江、陈伟明、被告人廖文静及其辩护人陈俊竹、被告人吴良文及其指定辩护人邹维菊、被告人陈志泉及其辩护人秦军、被告人杨君及其指定辩护人卢炳钧、被告人陈丹及其指定辩护人王玲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4月,被告人丁嘉翔决定经营网络彩票销售平台,经付春勇(另案处理)介绍,联系上被告人刘星辉负责搭建网站,承诺支付费用人民币30万元。被告人刘星辉又找到被告人冯飞龙、李睿组成技术团队一起负责搭建网络彩票销售平台。2017年6月底,平台初步建成并上线试运行,命名为新濠天地。网站上的彩票种类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官方彩种,网站的开奖结果与国家同步;第二种是VR彩种,网站的开奖结果与其他私人网站的开奖结果同步;第三种是可控彩种,又分为机器开奖和人工开奖,机器开奖的后台设定是吃大赔小,人工开奖是人工随意控制开奖结果,该彩种包括北京五分时时彩和三分PK10。截至案发,被告人丁嘉翔已支付被告人刘星辉人民币20万元,被告人刘星辉将其中17570元用于支付租赁第三方服务的费用,另外分给付春勇25000元,分给被告人冯飞龙45000元,分给被告人李睿48000元。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归案后已分别退缴赃款64430元、45000元、48000元。

被告人丁嘉翔找到被告人董丹闻担任挂名股东,并让董丹闻提供两张银行卡给平台用于充值和提现,承诺给予银行卡取现金额3%的报酬。后被告人董丹闻提供了一张中国银行卡和一张工商银行卡给平台使用。截至案发,被告人董丹闻尚未拿到抽点报酬,中国银行卡内的余额人民币43137.11元已被冻结。

2017年6月底,新濠天地平台上线运行后,被告人丁嘉翔以代理的模式经营平台,招募被告人丘春荣、谢帆、李子达等人担任平台代理,并与代理约定平台收益按照三七比例分成,各个代理自负盈亏。被告人丘春荣、谢帆、李子达等人自行组建团队,招聘业务员和经理,并对业务员进行培训,业务员和经理除领取保底工资以外,还可以按照客户输钱金额的一定比例提成。业务员负责在微信上伪装成白某,通过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等功能添加陌生男性为好友,在聊天过程中捏造虚假的中奖信息获取客户信任,诱骗客户到新濠天地网络彩票平台充值投注输钱。经理自己担任业务员的同时,还负责管理业务员,指导业务员聊天话术,帮助业务员通过后台操控中奖结果的方式使得客户输钱。截至案发,新濠天地网络彩票销售平台共入金人民币352948元,共盈利人民币238597元,其中北京五分时时彩和三分PK10两个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23253.009元,其他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15343.991元。

被告人谢帆作为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的代理,组建了野狼队和火土队,并招募了被告人李圣强、廖文静作为经理。被告人李圣强为野狼队经理,下属业务员有朱某2、丁某(另均案处理)等人,野狼队共入金人民币93555元,共盈利人民币83955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46626.558元,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37328.442元。被告人廖文静为火土队经理,下属业务员有曾某、杨某3、冉某(均另案处理)等人,被告人杨君作为火土队业务员的同时,协助被告人廖文静管理火土队,火土队共入金人民币44771元,共盈利人民币36571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26348.16元,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0222.84元。

被告人李子达作为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的代理,组建了捷豹队,招募了被告人吴良文、陈志泉作为经理,并约定三人按照1:3:3的比例分成,下属业务员有被告人陈丹和林某1、祁某、胡某3、张某、贾某、喻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同时,被告人陈志泉被被告人丁嘉翔招募,担任整个平台的微信在线客服,负责充值、提现等业务。捷豹队共入金人民币57096元,共盈利人民币32756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2524.799元,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20231.201元。被告人陈丹作为捷豹队的业务员,共入金人民币25646元,共盈利人民币17206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5203.42元,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2002.58元。

被告人丘春荣作为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的代理,组建了猛虎队,招募了王某2、温某、林某4(均另案处理)担任经理,下属业务员有肖某、黄某3、徐某2(均另案处理)等人。猛虎队在新濠天地博彩平台共入金人民币5130元,共盈利人民币4900元,可控彩种未盈利。同时,被告人丘春荣还租赁了名为“中国福利彩票”的网络博彩平台,该平台可以后台控制,将中奖概率调整为2%。在这个平台上,猛虎队的业务员与经理进行分工,由业务员包装成白某通过微信前期诱骗被害人到该平台充值投注,再由经理继续诱导被害人下注,然后通过被告人丘春荣在后台更改中奖概率使得被害人输钱。经统计,猛虎队在“中国福利彩票”平台共计入金人民币160034.66元,共盈利人民币133285.66元。

案发后,被告人董丹闻、李睿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被告人丁嘉翔、刘星辉、冯飞龙、丘春荣、李子达、陈志泉、吴良文、谢帆、李圣强、廖文静、杨君、陈丹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被告人谢帆、廖文静已分别退赔给被害人黄某1人民币1万元;被告人李子达已退缴赃款人民币10231.20元,被告人陈志泉已退缴赃款人民币10000元。

上述事实有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及其他书证等予以证实。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的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构成非法经营罪。被告人丁嘉翔、丘春荣、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的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构成诈骗罪。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一人犯数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丁嘉翔、丘春荣、谢帆、李子达系主犯,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系从犯。被告人李睿、董丹闻有自首情节。被告人谢帆、董丹闻系累犯。提请依法判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丁嘉翔辩解:1、我是以公司的名义进行经营的;2、对非可控彩种的获利金额有异议。截至案发,客户资金余额还剩2万来元,这2万来元客户可以进行提现,不能算非法获利。前期每个代理的后台都有一个测试帐号,应该另外3个代理平台的测试帐号共计1万多元应当从获利金额中扣除。

被告人丁嘉翔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本案非法经营的主体应该是公司,而不是个人;2、被告人丁嘉翔违法所得数额应当扣除客户入金未提现的2万多元及3拨代理人试玩的数额;3、本案应定性为开设赌场罪或赌博罪;4、被告人丁嘉翔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行为,且有深刻的悔罪表现,当庭自愿认罪。请求对被告人丁嘉翔从轻、减轻处罚。

被告人丘春荣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丘春荣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丘春荣具有坦白情节,且系初犯、偶犯,社会危害性较小,没有前科不良记录。请求对被告人丘春荣从轻、减轻处罚。

被告人谢帆辩解:潘某2不是他们的业务员,其业务数额应从违法所得中予以扣除。

被告人谢帆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谢帆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自愿认罪,且已退赔被害人部分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谅解,建议对被告人谢帆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星辉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刘星辉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被告人刘星辉归案后能主动如实供述涉案事实,具有坦白情节;2、被告人刘星辉此前没有违法犯罪记录,一贯表现良好,系初犯、偶犯;3、被告人刘星辉系从犯;4、被告人刘星辉已退缴全部赃款。综上,建议对被告人刘星辉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冯飞龙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冯飞龙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客户未提现部分数额应从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中予以扣减;2、被告人冯飞龙系从犯;3、被告人冯飞龙案发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4、被告人冯飞龙已退清非法所得。综上,建议对被告人冯飞龙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李睿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李睿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李睿有自首情节,系从犯,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较小,具有悔罪表现,主动退缴违法所得,恳请对被告人李睿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董丹闻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董丹闻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董丹闻系从犯,且有自首情节,家庭情况特殊,建议对被告人董丹闻减轻处罚。

被告人李圣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李圣强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李圣强系从犯,有坦白情节,认罪态度良好,具有悔罪表现,建议对被告人李圣强减轻处罚。

被告人李子达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李子达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李子达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自愿认罪,具有悔罪表现,请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廖文静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廖文静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被告人廖文静犯非法经营罪的违法所得数额小,犯罪情节较轻;2、被告人廖文静虽一人犯数罪,但所起作用较小,系从犯;3、被告人廖文静有坦白情节,当庭自愿认罪,主动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书面谅解;4、被告人廖文静无犯罪前科,系初犯、偶犯。综上,恳请对被告人廖文静从轻、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吴良文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吴良文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吴良文系坦白,当庭自愿认罪,主观恶性较小,系从犯,且系初犯,家庭情况特殊,建议对被告人吴良文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陈志泉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陈志泉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陈志泉有坦白情节,当庭自愿认罪,且系从犯,没有犯罪前科,主观恶性较小,并已积极退缴赃款,建议对被告人陈志泉从轻、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杨君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杨君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被告人杨君在本案中系业务员,协助廖文静管理火土队,系从犯;2、被告人杨君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当庭自愿认罪,且积极退赔犯罪所得。综上,建议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陈丹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陈丹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陈丹有坦白情节,当庭自愿认罪,系初犯、偶犯,庭前已退清赃款,建议对被告人陈丹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被告人丁嘉翔决定经营网络彩票销售平台,经付春勇(另案处理)介绍,联系上被告人刘星辉负责搭建网站,承诺支付费用人民币30万元。被告人刘星辉又找到被告人冯飞龙、李睿组成技术团队一起负责搭建网络彩票销售平台。2017年6月底,平台初步建成并上线试运行,命名为新濠天地。网站上的彩票种类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官方彩种,网站的开奖结果与国家同步;第二种是VR彩种,网站的开奖结果与其他私人网站的开奖结果同步;第三种是可控彩种,又分为机器开奖和人工开奖,机器开奖的后台设定是吃大赔小,人工开奖是人工随意控制开奖结果,该彩种包括北京五分时时彩和三分PK10。截至案发,被告人丁嘉翔已支付被告人刘星辉人民币20万元,被告人刘星辉将其中17570元用于支付租赁第三方服务的费用,另外分给付春勇25000元,分给被告人冯飞龙45000元,分给被告人李睿48000元。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归案后已分别退缴赃款64430元、45000元、48000元。

被告人丁嘉翔找到被告人董丹闻担任挂名股东,并让董丹闻提供两张银行卡给平台用于充值和提现,承诺给予银行卡取现金额3%的报酬。后被告人董丹闻提供了一张中国银行卡和一张工商银行卡给平台使用。截至案发,被告人董丹闻尚未拿到抽点报酬,中国银行卡内的余额人民币43137.11元已被冻结。

2017年6月底,新濠天地平台上线运行后,被告人丁嘉翔以代理的模式经营平台,招募被告人丘春荣、谢帆、李子达等人担任平台代理,并与代理约定平台收益按照三七比例分成,各个代理自负盈亏。被告人丘春荣、谢帆、李子达等人自行组建团队,招聘业务员和经理,并对业务员进行培训,业务员和经理除领取保底工资以外,还可以按照客户输钱金额的一定比例提成。业务员负责在微信上伪装成白某,通过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等功能添加陌生男性为好友,在聊天过程中捏造虚假的中奖信息获取客户信任,诱骗客户到新濠天地网络彩票平台充值投注输钱。经理自己担任业务员的同时,还负责管理业务员,指导业务员聊天话术,帮助业务员通过后台操控中奖结果的方式使得客户输钱。截至案发,新濠天地网络彩票销售平台共入金人民币351541元,共盈利人民币237190元,其中北京五分时时彩和三分PK10两个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23152.769元,其他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14037.231元。

被告人谢帆作为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的代理,组建了野狼队和火土队,并招募了被告人李圣强、廖文静作为经理。被告人李圣强为野狼队经理,下属业务员有朱某2、丁某(另均案处理)等人,野狼队共入金人民币93555元,共盈利人民币83955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46626.558元,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37328.442元。被告人廖文静为火土队经理,下属业务员有曾某、杨某3、冉某(均另案处理)、潘某2等人,被告人杨君作为火土队业务员的同时,协助被告人廖文静管理火土队,火土队共入金人民币43364元,共盈利人民币35164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26247.92元,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8916.08元。

被告人李子达作为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的代理,组建了捷豹队,招募了被告人吴良文、陈志泉作为经理,并约定三人按照1:3:3的比例分成,下属业务员有被告人陈丹和林某1、祁某、胡某3、张某、贾某、喻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同时,被告人陈志泉被被告人丁嘉翔招募,担任整个平台的微信在线客服,负责充值、提现等业务,提现需经平台批准。捷豹队共入金人民币57096元,共盈利人民币32756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2524.799元,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20231.201元。被告人陈丹作为捷豹队的业务员,共入金人民币25646元,共盈利人民币17206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5203.42元,非可控彩种盈利人民币12002.58元。

被告人丘春荣作为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的代理,组建了猛虎队,招募了王某2、温某、林某4(均另案处理)担任经理,下属业务员有肖某、黄某3、徐某2(均另案处理)等人。猛虎队在新濠天地博彩平台共入金人民币5130元,共盈利人民币4900元,可控彩种未盈利。同时,被告人丘春荣还租赁了名为“中国福利彩票”的网络博彩平台,该平台可以后台控制,将中奖概率调整为2%。在这个平台上,猛虎队的业务员与经理进行分工,由业务员包装成白某通过微信前期诱骗被害人到该平台充值投注,再由经理继续诱导被害人下注,然后通过被告人丘春荣在后台更改中奖概率使得被害人输钱。经统计,猛虎队在“中国福利彩票”平台共计入金人民币160034.66元,共盈利人民币133285.66元。

案发后,被告人董丹闻、李睿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被告人丁嘉翔、刘星辉、冯飞龙、丘春荣、李子达、陈志泉、吴良文、谢帆、李圣强、廖文静、杨君、陈丹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被告人谢帆、廖文静已分别退赔给被害人黄某1人民币1万元,并取得被害人黄某1的书面谅解。被告人李子达已退缴赃款人民币10231.20元,被告人陈志泉已退缴赃款人民币10000元。

另查明: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分别从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分到人民币48000余元、20000余元,被告人董丹闻领到工资1400元。案发后,公安机关从各被告人处依法扣押了用于运营网络彩票平台及实施诈骗行为的电脑及手机。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李圣强、廖文静、杨君、吴良文、陈丹分别向本院退缴赃款人民币6598元、4228元、2900元、4038元、5203.42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户籍证明,证明各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2、被告人丁嘉翔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4月,其与董丹闻合伙经营私人博彩公司,找到了做博彩平台的刘星辉,与刘星辉约定由刘星辉团队负责按照要求搭建博彩平台。2017年6月份,新濠天地博彩平台对外营业,经营模式是代理制,代理们自负盈亏,各个代理在平台内盈利的70%返还给代理,剩下的30%用于平台建设和维护及其和董丹闻的利润,目前平台有8个代理,于2017年8月13日分成过一次。新濠天地博彩平台有10来个彩种,其中北京五分时时彩和3分PK10是可以通过后台控制开奖的,是其让刘星辉后来在平台中加入的,陈志泉负责平台的充值和提现,平台玩家能否提现由代理决定,根据后台数据,平台玩家充值352948元,盈利238597元,其中可控彩种盈利123253.009元的事实;

3、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4月份,经付春勇介绍,刘星辉结识丁嘉翔,并与丁嘉翔约定由刘星辉负责搭建网站,承诺支付费用人民币30万元。被告人刘星辉又找到被告人冯飞龙、李睿组成技术团队一起负责搭建网络彩票销售平台,现已收到丁嘉翔支付的费用20万元。冯飞龙负责制作网站的前端、博彩种类的开发和服务器搭建等,李睿负责后台数据统计,刘星辉负责网站测试和后台样式设计,以及与丁嘉翔沟通联系。6月28日,网站初步建成,包括对外给玩家用的网站,开服测试的后台网址,及用于统计数据和设定可控彩种开奖号码的网址,丁嘉翔将对外的网站上线对外运营。7月中旬,应丁嘉翔的要求制作了可手动控制开奖结果的北京五分时时彩和三分PK10,并对外运营,直到8月22日被抓,平台都在完善中的事实;

4、被告人董丹闻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5月,其从福建到重庆在丁嘉翔的博彩公司上班,丁嘉翔和福建的一帮朋友正在筹建一个博彩平台,整个筹建期其都没有参与。6月份时,博彩平台正式上线,需要用到用于平台充值和提现的银行卡,丁嘉翔就让其提供,其就把一张工商银行卡和一张中国银行卡给丁嘉翔使用。刚开始时用的是工商银行卡,到8月份发了一次工资清算了一次,后来平台就使用中国银行卡了,一直到8月22日公司被查获。期间其帮忙陈志泉当了几天平台客服,帮玩家在平台内充值和提现。平台70%的盈利是给代理的,剩下的30%除去平台开销算丁嘉翔的,其跟丁嘉翔口头约定分给其取现抽点3%,名义上算挂名股东,至今没有拿到过分成。其知道网站上北京五分时时彩是可以通过后台控制开奖结果的,目前其只领到1400元的工资。2017年12月4日,其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的事实;

5、被告人丘春荣的供述和辩解,证明其在丁嘉翔的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做代理,组建了猛虎队,队里王某2、林某4、温某三个小组长,小组长下面还有业务员。其跟丁嘉翔口头约定彩票平台的利润其分70%,另外其每个月支付9000元的场地费,其组里的队员工资由其负责,业务员底薪2400元,外加5%自己客户入金提成。组长的底薪2400元加5%自己客户和带的业务员客户入金提成。其用丁嘉翔提供的新濠天地平台一个月左右,从QQ名为“万科”那里以2800元的价格买来一个“中国福利彩票”的平台,这个平台的利润其不用跟丁嘉翔分成。业务员的工作是在微信上包装成白某形象,添加好友,引导客户到公司的彩票平台进行投注。其可以在平台上修改中奖概率,让客户把钱输给平台的事实;

6、被告人谢帆、李圣强、廖文静、杨君的供述与辩解,证明谢帆为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的代理,组建了野狼队和火土队,并招募了被告人李圣强、廖文静作为经理,业务员负责在微信上伪装成白某,通过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等功能添加陌生男性为好友,在聊天过程中捏造虚假的中奖信息获取客户信任,诱骗客户到新濠天地网络彩票平台充值投注输钱。经理自己担任业务员的同时,还负责管理业务员,指导业务员聊天话术,帮助业务员通过后台操控中奖结果的方式使得客户输钱。被告人李圣强为野狼队经理,下属业务员有朱某2、丁某等人。被告人廖文静为火土队经理,下属业务员有曾某、杨某3、冉某等人,被告人杨君作为火土队业务员的同时,协助被告人廖文静管理火土队。原则上客户几百元可以自由提现,数据大的提现要向谢帆或者经理报告是否同意提现,他们会想办法让客户继续买彩票,并通过后台操作让客户输钱的事实;

7、被告人李子达、陈志泉、吴良文、陈丹的供述与辩解,证明李子达和陈志泉跟着丁嘉翔一起到重庆做网络博彩,李子达作为代理并组建了捷豹队,让吴良文和陈志泉担任经理,李子达和吴良文、陈志泉按约定1:3:3分成,并统一招录了陈丹等业务员。6月底陈志泉因为精通业务被丁嘉翔叫去做整个平台的客服,负责充值、提现等业务。业务员通过微信假扮美女,跟男客户聊天并引导客户入金博彩平台,特别是五分时时彩,五分时时彩是可以后台控制的,平台代理自负盈亏,30%给丁嘉翔,剩下的70%返还给代理,代理要支付电脑机位的钱和业务员的工资和提成。捷豹队一共入金57096元。业务员的基本工资2100元,300元考勤奖,外加发展成功的客户输钱金额10%提成,陈丹作为业务员,拉了3个客户的事实;

8、被害人杨某1、李某1、陈某1、徐某1、黄某1、胡某1、吕某、雷某、潘某1、蔡某、梁某、杨某2、胡某2、江某、刘某1、侯某的陈述,证明他们因跟添加其微信的女孩子聊天,这些女孩子有的称有内幕消息,有时会发一些中奖的截图,引导他们到新濠天地或者中国福利彩票网站充值买彩票,他们充值后都输了钱的具体情况,其中被害人刘某1称,其先后充值2万连带赢的一共4万多元,申请提现时,客服以各种理由拒绝提现的情况;

9、证人朱某1的证言,证明其是深圳鼎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公司是网络服务器的租赁商,2017年3、4月份,QQ昵称为“急速码农”的人在其公司租赁了一台服务器,一个月后就不租了。6月份时,又先后向其公司租赁了一个5IP服务器,月租金1199元和一个1IP服务器三个月租金1000元,均已支付三个月的租金的事实;

10、证人林某2、曾某、朱某2、丁某、杨某3、冉某、祁某、胡某3、张某、贾某、喻某、黄某2、刘某2、陈某2、徐某2、王某1、李某2、吴某、林某1、林某3、王某2、温某、林某4、肖某、黄某3、刘某3、曹某、王某3的证言,证明他们在担任业务员期间,在微信上将自己伪装成白某与客户聊天,引导客户到公司网站买彩票,每个月领取固定工资和提成的具体情况,刘某3、曹某、王某3为行政人员,负责招聘、工资统计和前台工作,领取固定工资的情况;

11、新濠天地彩票后台系统截图,证明14个代理账户的情况;新濠天地博彩平台首页与下注盘面情况;玩家充值、提现、账户余额等情况;

12、中国福利彩票系统截图,证明中国福利彩票平台首页与下注盘面情况、会员投注情况;

13、扣押决定书、清单及照片、发还清单,证明从丁嘉翔等各被告人处扣押手机、笔记本电脑、培训资料、笔记本等物品的具体情况;

14、培训资料,证明公司发给业务员的培训资料,内容涉及如何包装成白某,与客户聊天,让客户参与赌博的技巧的事实;

15、微信、QQ聊天记录截屏,证明廖文静提供的其与谢帆的聊天记录情况,提到当黄某1的账户余额还有3500元时,谢帆说黄某1再来玩的时候让他先赢几千,再输更多的情况;吴某提供的火土强队微信群的聊天记录情况,队员碰到问题截图到微信群,廖文静教队员话术,其中提到廖文静通过后台控制让吴某把江宁账户里的7000元钱输掉的情况;曾某提供的其与黄某1的聊天记录情况,其让黄某1充钱到网站上赌博,以及火土强队群里的聊天记录情况,提到2017年8月11日,由廖文静指导话术,谢帆后台控制带输黄某13000元,2017年8月18日,其把黄某1的聊天信息发到群里,廖文静教其话术,杨君后台控制开奖结果,带输黄某17000元;陈志泉提供的其与许超的聊天记录情况,提到其阻止江宁提现7000元并让许超下注消耗掉的情况,“提现商谈”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情况,提到金额超过一千的会在群里发布提供信息,由经理决定是否给予提现,不让提现的业务员配合消耗的情况,以及微信号×××火土队找其充值的情况;“不出众”带着潘某1在网站上买彩票的情况;“急速码农”向“业界小师妹”租赁香港服务器的情况;

16、接受证据清单及交易明细、微信转账记录、微信截图,证明杨某1、李某1、徐某1等人通过微信支付宝进行充值的情况,其中刘某1通过微信×××客服充值,申请提现,但被以各种理由拒绝的事实;

17、新濠平台后台数据汇总表及说明,证明新濠平台后台数据汇总,删除了只注册没有充值的数据,删除了内部测试用的四个玩家数据,统计得出玩家共充值352948元,玩家提现114351元,平台盈利238597元,其中北京五分彩共盈利122278.509元,3分PK10共盈利974.5,可控彩种共盈利123253.009元的事实;

18、情况说明,证明账户名为peng666的玩家真实姓名彭亚林,经公安机关电话联系,彭亚林表示曾在新濠博彩平台玩过彩票并输了几万块钱,不愿意到公安机关做笔录的事实;

19、中国福利彩票后台玩家数据汇总表及说明,证明中国福利彩票后台数据汇总,可以查明身份的31名玩家,删除内部业务员测试使用的3位玩家数据,统计得玩家共充值160034.66元,提现26749元,平台盈利133285.66元的事实;

20、银行明细、金融交易流水查询、冻结回执,证明董丹闻的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流水明细情况,以及中国银行卡内余额43137.11元余额被冻结的情况;

21、辨认笔录,证明丁嘉翔辨认董丹闻就是与其一起经营新濠天地博彩平台的合伙人,李圣强辨认李建发曾经是野狼团队的业务员,廖文静辨认董丹闻即是公司股东之一的事实;

22、搜查笔录及照片,证明2017年8月22日,公安机关对办公地点及被告人丁嘉翔、刘星辉、冯飞龙住处进行搜查,并扣押相关物品的具体情况;

23、远程勘查记录及光盘,证明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网警大队对本案中涉案的新濠天地网站和中国福利彩票网站后台服务器实施远程勘查,提取并固定涉案服务器中存储的与本案有关的电子数据的情况;

24、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林某2、丁某、杨某3等人因本案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的情况;

25、缴款凭证,证明刘星辉退缴人民币6430元,冯飞龙退缴人民币45000元,李睿退缴人民币48000元,陈志泉退缴人民币10000元,李子达退缴人民币10231.20元的事实;

26、收条、谅解书,证明被告人廖文静、谢帆已分别赔偿被害人黄某1人民币10000元,取得被害人的书面谅解的事实;

27、归案经过,证明被告人董丹闻、李睿系自动投案,其他被告人系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的事实;

本院认为

28、刑事判决书、犯罪档案资料,证明被告人谢帆、董丹闻的前科情况,以及董丹闻的刑满释放情况。

上述证据来源及形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确认,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吴良文、陈志泉、陈丹未经国家批准,擅自在网络上销售彩票,其中被告人丁嘉翔、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谢帆、李圣强、李子达、吴良文、陈志泉、陈丹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系共同犯罪。被告人丁嘉翔、丘春荣、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身份、捏造虚假的彩票中奖信息、控制开奖号码的方式骗取他人钱财,其中被告人丁嘉翔、丘春荣、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数额巨大,被告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被告人谢帆辩称业务员潘某2的业务数额应从违法所得中予以扣除,经查,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廖文静、杨君与业务员潘某2之间不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故上述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数额应当扣减潘某2的业务数额,被告人谢帆的该辩解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廖文静、杨君的违法所得数额,本院予以纠正。据此,被告人廖文静、杨君所管理的火土队非可控彩种的盈利应为人民币8916.08元,违法所得数额未达到10000元,两被告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吴良文、陈志泉、陈丹犯非法经营罪,被告人丁嘉翔、丘春荣、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犯诈骗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廖文静、杨君犯非法经营罪的罪名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未经国家批准擅自发行、销售彩票,构成犯罪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故本案被告人销售非可控彩票部分的行为应定性为非法经营罪,被告人丁嘉翔的辩护人辩护称本案应定性为开设赌场罪或赌博罪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丁嘉翔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的实际经营者系金某公司而非个人、平台违法所得总额中应扣除另外三个代理的测试数额的辩解、辩护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丁嘉翔及其辩护人提出违法所得总额中应扣除未提现部分的数额,经查,玩家未提现部分的款项已在被告人控制的平台账户里,且提现需经平台批准,故该部分金额应认定为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数额,对该辩解、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谢帆、董丹闻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以内又故意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从重处罚。被告人丁嘉翔、丘春荣、谢帆、李子达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结合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及罚金缴纳能力,对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犯非法经营罪所判处的主刑及罚金刑均予以减轻处罚,对被告人李圣强、吴良文、陈志泉、陈丹犯非法经营罪所判处的主刑予以从轻处罚、罚金刑予以减轻处罚;对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犯诈骗罪所判处的主刑予以减轻处罚,对被告人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犯诈骗罪所判处的主刑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李睿、董丹闻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丁嘉翔、丘春荣、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当庭自愿认罪,系坦白,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主动退缴赃款,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谢帆主动退赔部分被害人,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丁嘉翔、谢帆、刘星辉、冯飞龙、李睿、董丹闻、李圣强、李子达、吴良文、陈志泉、陈丹在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依法实行数罪并罚。综合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李圣强、李子达、廖文静、吴良文、陈志泉、杨君、陈丹的犯罪情节、认罪态度及悔罪表现,对上述各被告人均可适用缓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九条、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丁嘉翔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五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8月23日起至2023年2月22日止);

二、被告人丘春荣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8月23日起至2021年5月22日止);

三、被告人谢帆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八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三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8月22日起至2021年4月21日止);

四、被告人刘星辉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五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被告人冯飞龙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五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五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被告人李睿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二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七、被告人董丹闻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九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4日起至2020年3月3日止);

八、被告人李圣强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九、被告人李子达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一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六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被告人廖文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一、被告人吴良文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四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二、被告人陈志泉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四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三、被告人杨君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四、被告人陈丹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犯诈骗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数罪并罚后,决定执行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五、冻结在案的新濠天地网络博彩平台涉案款项43137.11元及扣押在案的被告人刘星辉、冯飞龙、李睿、李圣强、廖文静、杨君、李子达、吴良文、陈志泉、陈丹的违法所得,优先退赔给被害人,剩余部分予以追缴,上交国库。被告人丁嘉翔的违法所得人民币48000元、被告人谢帆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0000元、被告人董丹闻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400元,予以继续追缴,上交国库;

十六、被告人丘春荣的违法所得,退赔给被害人;

十七、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上述款项限本判决生效之日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何跃燕

人民陪审员金烨

人民陪审员张丽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日

书记员

书记员魏小云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知名律师推荐  
苏义飞律师
专长:刑事辩护、取保候审
电话:(微信)15855187095
地址:合肥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
  最新文章  
  热点排行  
律师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关于我们
地址:合肥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金亚太律所 电话:15855187095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备12001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