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律师论坛  律师查询  法规查询    合肥律师招聘    关于我们  
刑事辩护 交通事故 离婚纠纷 遗产继承 劳动工伤 医疗事故 房产纠纷 知识产权
公司股权 经济合同 建设工程 征地拆迁 债权债务 行政诉讼 非诉业务 法律顾问
热门链接: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刑事辩护 » 刑事动态 » 正文
宝马男刘海龙全身照和简历公开后 我支持正当防卫(图)
来源: www.055110.com   日期:2018-08-30   阅读:

       原创: 小愤青儿郭思遥
       来源:天下美食出北京公众号

       大家不要问我龙哥是谁,相信只要会使用手机,会上网的朋友都应该看了龙哥被砍死的视频,不管你看完笑没笑,龙哥真的是死了。龙哥的生命停止在2018年的8月27日,如果实在不知道的请自己百度昆山龙哥。然而27号的这一天,全国的网民都在替被滴滴恶魔杀死的女孩儿惋惜,并没有人关注龙哥。

        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会有愤怒、惋惜、怜悯、悲恨。当然还要有喜悦!于是在8月29号的这个晚上,龙哥的死讯横空出世了。与这同一天,最大的新闻只有:天津权健队0比2输给了鹿岛鹿角,演“魏璎珞”的那个演员跟央视耍大牌儿。然而这些新闻的存在,完全比不上龙哥的死讯更能让全网的人民欢呼雀跃。

       龙哥今年36岁,由于我的算术能力不太好,我他妈推算了半天才想明白他应该是1982年生人。如果一个人活好了,可能会有3个36年,一般人至少有俩。唯有龙哥,只活了一个36年,就把自己的生命交代了。

       龙哥的身材很魁梧,看上去要有个将近一米七的个头儿,可能是这些年的生活质量好了,所以在他被砍死的视频里,我们看到他的身材还挺胖。胖了就不灵活了,真的,在龙哥死后,我在网上看了他很多的照片合影,98%以上都是在与人推杯换盏之中。我不知道见天儿喝酒是不是龙哥生活的全部,但我知道,见天儿喝酒肯定胖。

       龙哥的全名儿叫刘海龙,在他36岁英年早逝的时候,我觉得除了怪罪自己当天喝了点儿猫尿不冷静之外,他还应该怪罪自己没托生在柳家,而是托生在刘家。尽管大家在8月29号的这个夜晚,很多人都看过龙哥俯卧撑和踢沙袋的小视频。但是刘海龙和柳海龙的差距,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的。

       龙哥的祖籍是甘肃人,那里是他出生的地方,然而阵亡的地方是在几千公里以外的昆山。要知道龙哥的死,让我们普及了一个新的地理知识。因为如果他不死,我真的不知道江苏有个城市叫昆山。我不知道那里的景色有多美,我只知道那里不少人真的很喜欢纹身和戴金链子。

       龙哥背井离乡很早,不到20岁就已经离开了自己的故土。我不知道他的第一站是哪儿,但我只知道他成名的第一站,是我的家乡。北京市的东城区,就在我家门口儿,在离中南海最近的一个城区。龙哥的故事,就这么诞生了......

       那一年的龙哥应该还未满20岁,那一年的龙哥或许还没有纹身,那一年的龙哥还是靠“手艺”吃饭。他在我的家乡门口儿,凭借他矮小的身材,是馏门儿撬锁,逮谁偷谁。可龙哥算错了一件事儿,正值千禧年,北京又要申办奥运会,我家乡的警察是不会惯着他的。因为盗窃被判处四年半,如果有学法律的朋友或许会知道,这一定是数额巨大了。搁一般偷个电动车,公共汽车上弄个钱包儿,一年半载的也就出来了。可龙哥,干的还是个大案。

       龙哥应该很庆幸,2003年的时候,他没有在社会上浪荡,北京市的监狱那会儿也都在封闭戒严。他躲在全中国最安全的地方,逃避了一场叫非典的灾难。一年半之后,龙哥出狱了,可这时候的北京,或许龙哥真的混不下去了,于是他来到了江苏的昆山。我不知道在这个时候,龙哥是不是在昆山的某个纹身店找了一份工作。因为我知道,哪怕是2004年,北京这边儿的纹身价格也不便宜,以龙哥刚出狱的收入,是不可能在北京纹身的。

       有了纹身的龙哥,或许一发不可收拾,我能猜想到,龙哥或许也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昆山的某个网吧里,对着网络那头儿陌生的QQ号说上一句:你知道吗?纹身也是会上瘾的!但是龙哥没有说瞎话,他真的上瘾了。他把全身纹的都是花里胡哨的,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够在生活中掩饰他身高的不足。不过他的纹身,可能是找了一个叫沈队长的傻逼纹的。很多义愤填膺的人要人肉打沈队长,其实你们真的不用,全中国的纹身圈儿看见他的言论,已经想打他了。

       龙哥在昆山的日子里,真的改过自新了,他想忘掉在北京的那些罪恶。他没有利用矮小的身材,再继续做自己轻车熟路的勾当。不知是什么原因,龙哥居然学会打架了。在他出狱的一年后,龙哥急眼了,跟人动手了,可这次动手,换来的代价仅仅是拘留五日。当时龙哥可能觉得这事儿还成啊,我打了一架,才拘留我五天,比之前关了我四年强多了。

       五天之后,龙哥的名气可就起来了,或许在昆山很多孩子们都在传说着龙哥的事迹:这可是社会大哥,早年进去多少年了,你看人家,这次打架,不就关了五天?!龙哥可能也想过,对自己一直鞭策:低调!低调啊!可谁能经得住金钱与名望的诱惑呢?有了名气的龙哥,玩儿起了诈骗......但是龙哥忽略了一点,这事儿你不专业啊。

       昆山警方也没太惯着龙哥,2007年的3月,又给龙哥关进去9个月。在这一刻,龙哥心里可能想的是:我吃过见过!北京的监狱我都待过了,昆山的又能如何呢?9个月的时间稍纵即逝,龙哥赶在奥运会之前被放出来了。那一年的奥运会,北京城被拆的七零八落,但是治安好了许多,不知道龙哥有没有想回北京看看的欲望,但是回北京偷东西这事儿是不可能了,那一年北京的治安,比哪儿都严。

       龙哥没有回老家甘肃看看,也没有回北京,他在昆山整整的把奥运会看完。那一年的我还年轻,不知道奥运会的项目能不能像如今的世界杯一样赌球。可能龙哥也是赌了什么项目赌输了,当然这是我的猜测.......转过年来的龙哥可不太高兴,我不知道他的酒量如何,但我知道龙哥也是个爱喝酒的人。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真生气了,也许是赶上那会儿电视里《马大帅》的重播,龙哥学着里面儿的钢子,来了个叮咣打砸,这次砸的还不轻,昆山又判了龙哥寻衅滋事罪三年。

       三年之后又三年,老子有几个三年?你不知道老子最后只活了12个三年吗?所以这次龙哥好好表现了,还争取了减刑,2011年的时候,龙哥只蹲了两年,就被放出来了。当龙哥再出来的时候,貌似昆山地区的混混们,看着这个不到一米七的小个子,开始肃然起敬。龙哥这个名号,在昆山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儿,也愈发的火了。

       到了2013年的时候,龙哥觉得自己行事儿了。身边儿也有了弟兄,自己的纹身也是通通透透。他再也不是当年在北京城偷东西的那个小贼了,这一年龙哥31岁了。他对自己的生活,还比较满意,于是他开始忘乎所以,他开始玩儿刀了!当上了刀客的龙哥,很心满意足,第一次出手就扎进了对方的左胸,然而这一次,被害人可能害怕于龙哥的名号,居然谅解了他。

       龙哥也是个男人,他开始迷恋上了歌厅,喜爱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从第一次拿刀扎人之后,可能昆山地区已经容不下他了,整个儿昆山都容不下他,何况一个小小的KTV?龙哥那天又不高兴了,但是这次龙哥没用刀,可能龙哥当时是看上了包房里的烟灰缸,给人家把鼻子打骨折了。

       12年又是一个轮回,从龙哥2001年进监狱,到了2013年,这次昆山地面儿上没惯着他,真给他办了。12年之后,龙哥又进去了。这一年,人们的微信开始普及,不知道当时会不会有龙哥的兄弟发朋友圈儿说:我们等着你回来。

       其实这12年之间,龙哥有七年多的时间都是在监狱里度过。当龙哥的兄弟啊,也挺不容易,老他妈得发朋友圈,当然我不知道龙哥有没有女人。如果有女人的话,她去演个电影都应该是个不错的演员。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我等你回来,练也练得动情了嘛。谁说只有一句台词的角色不能出彩?每年夏天你问问监狱里给不给龙哥放西游记看,你问问他喜不喜欢沙悟净?

       2018年的这个夏末秋初,龙哥又喝酒了,他可能觉得整个儿昆山都已经是他的了。龙哥的车想走自行车道那就必须走,可能市长都不敢。他真的没想到一个骑电动车的汉子,敢那么的不卑不亢。在车上,龙哥可能还想着:我出来混也有十七八年了吧,这点儿事儿让小弟解决喽。可狗仗人势的小弟,并没能解决这个汉子,于是,龙哥下车了。

       这些年龙哥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健身,他或许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像叶问那样打十个。可是,龙哥这么多年在监狱,他并没有赶上《古惑仔》那部电影的鼎盛时期,只有在出狱之后看过《叶问》,因为古惑仔里面说过:刀都拿不好,还怎么混?并且他也一定不爱看武侠小说,人家也说了:不会用刀的话,那刀就是别人带的。

       附:支持正当防卫的观点

       苏义飞律师: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权利,旨在支持和鼓励公民勇于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法律没有规定只有在不能躲避不法侵害的情况下才能实施正当防卫。《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明确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罗翔表示,是否正当防卫这个问题历来存在争议。正当防卫从立法变迁来说一直朝着宽泛方向发展,然而实践中最大的问题还是站在后果主义,“以是否死人为结果判断是否正当防卫。”他说道。并指出,从最高人民法院的判例出发,还是有大量类似判例支持此次事件中自行车男的行为属正当防卫,比如于欢案和叶永朝案。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阮齐林强调,从这件事情上看,宝马车强行进入自行车道本就违反交通法,不仅不道歉还出手打人,甚至用刀砍杀,明显不是一般民间纠纷;其次从当局者角度考虑,嫌疑人夺刀后不安感仍存在,考虑到对方攻击性强,不排除继续找工具打斗的防卫心理。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执业律师叶竹盛也表示,结合整个事发经过来看,嫌疑人抢刀之后的情境应认定为危险情境,因此具有防卫的正当权利。主要原因在于,在案发短短的一两分钟时间内,双方的施害和防卫行为都是连贯的,难以分割开来看。
       他指出,被害人在失刀后,并没有停止伤害或是表现出恐惧而停手的行为,而是积极拼抢。在另一个细节中,被害人倒地起身后跑向宝马车,而不是向其他方向逃跑。结合其第一次走向宝马车时从车里掏出一把砍刀的行为,骑车男完全有合理理由认为,其可能上车拿出其他凶器来继续行凶。
       叶竹盛认为,从被害人在抢刀时和抢刀前的高度人身危险性的行为来看,嫌疑人完全有理由认为,自己即使抢到刀了,“花臂男”及其同伴依然有反扑的高度可能性,如不及时制止,反击不够彻底,对方仍将可能继续加害。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知名律师推荐  
苏义飞律师
专长:刑事辩护、取保候审
电话:(微信)15855187095
地址:合肥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
  最新文章  
  热点排行  
律师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关于我们
地址:合肥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金亚太律所 电话:15855187095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备12001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