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律师论坛  律师查询  法规查询    合肥律师招聘    关于我们  
刑事辩护 交通事故 离婚纠纷 遗产继承 劳动工伤 医疗事故 房产纠纷 知识产权
公司股权 经济合同 建设工程 征地拆迁 债权债务 行政诉讼 非诉业务 法律顾问
热门链接: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刑事辩护 » 刑事案例 » 正文
童海、罗季秋等强奸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www.055110.com   日期:2018-01-17   阅读:

审理法院: 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6)湘1302刑初220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强奸罪
裁判日期: 2016-12-07
法  官:  郭天岩
审理程序: 一审
原  告: 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
被  告: 童海 罗季秋 李思勇 邓海龙
被告代理律师: 贺春林 [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 刘锋 [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 杨慎勇 [胡南宇能律师事务所] 邹同德 [湖南星奥律师事务所] 邹梅生 [湖南星奥律师事务所]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童海,男,1993年12月17日出生于湖南省涟源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涟源市。因涉嫌犯强奸罪,2015年11月27日被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刑事拘留,2015年12月31日经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执行。现羁押于娄底市看守所。

辩护人贺春林,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罗季秋,男,1995年9月15日出生于湖南省涟源市,汉族,大专文化,无业,住湖南省涟源市。因涉嫌犯强奸罪,2015年11月27日被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刑事拘留,2015年12月31日经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执行。现羁押于娄底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锋,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思勇,男,1988年7月10日出生于湖南省涟源市,汉族,高中文化,个体户,住湖南省涟源市。因涉嫌犯强奸罪,2015年12月17日被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刑事拘留,2015年12月31日经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执行。现羁押于娄底市看守所。

辩护人杨慎勇,胡南宇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邓海龙,男,1996年2月9日出生于湖南省涟源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涟源市。因涉嫌犯强奸罪,2015年12月15日被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刑事拘留,2015年12月31日经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执行。现羁押于娄底市看守所。

辩护人邹同德、邹梅生,湖南星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以娄星检公诉刑诉[2016]21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童海、罗季秋、李思勇、邓海龙犯强奸罪,于2016年6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涉及个人隐私,于2016年7月15日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邹剑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童海、罗季秋、李思勇、邓海龙及各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10月20日下午17时许,被告人李思勇带着其儿子与被告人罗季秋、童海、邓海龙及曾某(刑拘在逃)一起来到娄底市某居委会邹某2开的“××家菜馆”吃饭。17时13分许,童海打电话给被害人彭某1来到“××家菜馆”。吃饭前,李思勇与罗季秋、童海、邓海龙、曾某在饭店的客厅内玩扑克牌。期间童海告诉李思勇,其女友彭某1在洗浴中心上班,李思勇便提出“开火车”,即李思勇与罗季秋、童海、邓海龙、曾某一起和彭某1发生性关系。之后,在吃饭的过程中,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曾某轮流多次敬彭某1的啤酒、直到彭某1喝醉呕吐。21时许,李思勇等人吃完饭后,童海将彭某1扶至饭店门口的马路边,彭某1打电话给她朋友,要朋友接她回去,但遭到童海的制止。之后五人将彭某1带至娄底市娄星区百亩镇的“凤冠山”上的一块空地处。罗季秋与李思勇、邓海龙、曾某先下车,由童海做彭某1的工作,要彭某1与其及罗季秋等人发生性关系,遭到彭某1拒绝。李思勇便与罗季秋、邓海龙、曾某、童海商量以童海欠罗季秋的钱为借口,罗季秋、邓海龙在一旁假装殴打童海,李思勇去威逼彭某1,要彭某1帮童海还钱,并威胁彭某1与李思勇等人发生性关系,彭某1称无力偿还,趁机逃跑。但彭某1没跑多远就摔倒在地上,被罗季秋、李思勇抓住,李思勇便抓住彭某1的头发,将彭某1拖至车子旁边打彭某1的耳光,逼彭某1与李思勇等人发生性关系。彭某1被迫先后与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曾某等人发生性关系。事后,李思勇、罗季秋、童海、邓海龙、曾某将彭某1带下“凤冠山”,曾某将车子开到洞新市场、汽车站斜对面的马路边,李思勇带其儿子下车先行离开。之后,罗季秋、童海、邓海龙、曾成业将彭某1带至娄底市娄星区的“××公寓”××房间,当晚由童海一个人看守彭某1睡觉。第二天上午,罗季秋、邓海龙来到“××公寓”××房间与童海一起逼彭某1去洞新市场做小姐卖淫,给童海赚钱。彭某1为博取童海、罗季秋、邓海龙的信任假装答应他们的要求,并提出要回其租房换衣服。下午14时许,彭某1在童海的陪同下,来到彭某1的租房取衣服,两人到租房后,彭某1趁童海不注意,将房门反锁,跑到楼下拿起朋友的手机打“110”报警,童海逃出房间后与罗季秋、邓海龙连夜逃跑。

经鉴定:被害人彭某1之损伤程度评定为轻微伤。

2015年11月26日,被告人罗季秋、童海在娄底市娄某区冲浪网吧被抓获。同年12月15日,被告人邓海龙主动到娄底市公安局娄某分局刑警大队投案自首,同年12月17日被告人李思勇主动到娄底市公安局娄某分局刑警大队投案自首。

2016年2月1日,被告人罗季秋、邓海龙、李思勇赔偿了被害人彭某1的损失,取得了彭某1的谅解。

本院认为

该院认为,被告人童海、罗季秋、李思勇、邓海龙以暴力手段强奸妇女,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第(四)项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刑事责任。在共同犯罪中,四被告人均系主犯。被告人李思勇、邓海龙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系自首,被告人罗季秋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坦白情节可以认定。被告人童海在审判阶段赔偿了被害人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其他三被告人也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诉请法院判处被告人童海十一年至十二年有期徒刑,被告人罗季秋十年至十一年有期徒刑,被告人李思勇六年至十年有期徒刑,被告人邓海龙六年至十年有期徒刑。

被告人童海辩称:起诉书上有以下内容不真实,1、起诉书指控童海说女朋友彭某1在洗浴中心上班,这不是童海主动说出来的,是李思勇主动问才说出来的;2、当时李思勇提出说要开火车,童海并没有同意要和李思勇他们一起轮奸被害人;3、在吃饭的时候,其余被告人没有轮流向彭某1敬酒,只是因彭某1喝了几杯酒头就晕了;4、彭某1喝醉后要朋友接彭某1回家,童海不同意,是因为童海看彭某1喝多了,怕出事,并且童海也不认识彭某1的那个朋友,所以不放心;5、饭后车子开到百亩镇山上的时候,童海不知情,后来李思勇掀彭某1的裙子,是李思勇让童海去做彭某1的工作,而不是童海主动要去做工作的;6、童海没有和李思勇等4人商量以欠钱为借口去逼迫彭某1;7、李思勇强奸彭某1的时候,童海制止了,但是李思勇拿刀子威胁童海不准过去,还叫邓海龙、罗季秋拉开了童海。童海也劝阻他们不要强奸彭某1,可是之后邓海龙、罗季秋还是强奸了彭某1,李思勇还要他儿子摸了彭某1;8、车子开到洞新市场的时候,李思勇和邓海龙说要童海看守彭某1,童海是在安慰彭某1;9、第二天上午童海不是逼迫彭某1去卖淫的,而是过去安慰彭某1的。

被告人童海的辩护人贺春林辩称:1、强奸罪中行为人主观心态应是直接故意,共同犯罪中,行为人之间在主观方面必须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在客观方面必须实行了共同的犯罪的行为。案发当天,被告人童海没有与被害人彭某1发生性关系;2、被告人童海的行为不构成强奸罪,更不构成共同轮奸犯罪,退一步来讲,即使被告人童海的行为构成了犯罪,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指控童海的犯罪事实没有忠于事实真相,且对被告人童海在适用法律和量刑时也是错误的。轮奸的主观构成要件是:轮奸的行为人在当时不仅要有“奸淫”的故意,同时还要有“对同一女性实施奸淫的共同犯意”。若行为人在当时仅具有帮助他人奸淫的故意,而自己没有奸淫的故意,则只属于强奸罪的共犯。被告人童海即使构成犯罪,也只能认定共同强奸犯罪;3、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童海是共同犯罪的主犯是错误的,被告人童海所起的作用仅是帮助他人实施奸淫,只符合从犯的构成要件;4、公诉机关对于被告人童海的量刑建议是错误的,应在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5、被告人童海事后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具有从宽处罚的情节。

被告人罗季秋辩称,起诉书指控他们第二天威逼彭某1去卖淫的事实不属实,他们只是去给她送饭,送药,没有逼迫彭某1去卖淫。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其余事实均无异议,愿意认罪,希望法院能从宽处理。

被告人罗季秋的辩护人辩称:1、辩护人对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罗季秋系共同强奸犯罪中的主犯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人罗季秋是共同犯罪中罪责相对较轻的主犯,本案中他的地位与作用相比较同案犯李思勇来讲是轻微的;2、被告人有坦白情节;3、被告人罗季秋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4、被告人罗季秋系初犯、偶犯、有悔罪表现;5、起诉书认定罗季秋等人逼被害人彭某1去洞新市场做小姐卖淫的事实严重失实。恳请法院根据法定,酌定量刑情节,对被告人罗季秋减轻处罚,在十年以下量刑。

被告人李思勇辩称:李思勇愿意认罪服法,对起诉书指控的与事实不符的部分提出自己的意见:1、当时提出开火车时的话是开玩笑的;2、李思勇没有和其他人商量过用童海欠罗季秋的钱为借口强迫彭某1和李思勇等人发生关系;3、吃饭的过程中李思勇没有和彭某1喝过酒,也没有指使别人给彭某1灌酒;4、吃完饭李思勇是最后一个下去的,当时李思勇提出过要回家;5、李思勇打彭某1的原因是饭桌上没有和李思勇喝酒,不是因为要强迫彭某1和李思勇发生关系才打的;6、李思勇不知道案发地点在哪个地方,当时是其他人带他去的;7、在强奸过程中,邓海龙拍了李思勇和彭某1的裸照,因为罗季秋说彭某1报了案,所以就出去躲了几天。

被告人李思勇的辩护人辩称:1、李思勇符合自首的条件,李思勇到案后以及在法庭上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基本犯罪事实,并愿意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符合我国刑法对自首的认定。在开庭时也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2、李思勇在开庭时为自己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犯罪事实与定罪量刑,因李思勇的辩解与客观事实和被害人的供述相吻合;3、被告人李思勇不是本案的犯意提出者和组织策划者,只是犯意的实行者,不在本案中起主要,领导作用,其他被告人将不是李思勇所为的部分犯罪事实推卸给被告人李思勇,与本案事实有出入。罗季秋、童海关于李思勇是灌酒的提议者并主动灌酒的供述是不成立的。带彭某1上山的事实不是李思勇授意,也不是李思勇所为。被告人罗季秋、童海指证供述中对自己犯罪行为拈轻避重,对被告人李思勇犯罪行为夸大事实,张冠李戴,上述李思勇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的证据不应被采信;4、彭某1被强奸是多个因素造成,李思勇看守彭某1的行为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并且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从本案量刑出发,李思勇具有从轻以及减轻的情节。请求法庭对被告人李思勇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邓海龙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愿意认罪,但认为他没有逼迫彭某1去卖淫。请求法院能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邓海龙的辩护人辩称: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邓海龙犯强奸罪罪名没有异议,但涉案的事实的个别细节不准确:(1)被告人邓海龙并没有与李思勇、罗季秋、曾某、童海商量以童海欠罗季秋钱为借口,与罗季秋假装殴打童海;(2)被告人邓海龙没有逼迫彭某1去卖淫,而是去送水果和药,请求法院依法对上述事实不予认定;2、被告人邓海龙具有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3、被告人邓海龙家属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4、被告人邓海龙无犯罪前科,系初犯、偶犯,有悔罪表现。综上所述,请求法院能对被告人邓海龙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5年10月20日下午17时许,被告人李思勇带着其儿子与被告人罗季秋、被告人童海、被告人邓海龙及曾某(刑拘在逃)一起来到娄底市某居委会邹某2开的“××家菜馆”吃饭。17时23分许,童海打电话给被害人彭某1到“××家菜馆”来,并与曾某去把彭某1接来餐馆。吃饭前,李思勇、罗季秋、童海、邓海龙、曾某在饭店的客厅内玩扑克牌。彭某1坐在童海身边,李思勇就过去问童海,这女孩子是谁,童海说是他女朋友,李思勇接着问是做什么事的,童海说在洗浴中心上班。被告人李思勇便对罗季秋他们说“开火车”(即李思勇、罗季秋、童海、邓海龙、曾某一起和彭某1发生性关系),并往彭某1的身上坐,被彭某1推开。之后在吃饭的过程中,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曾某轮流多次敬彭某1的啤酒,彭某1喝醉了并呕吐,李思勇对后来彭某1不喝他敬的酒很生气。21时许,李思勇等人吃完饭后,童海将彭某1扶至饭店门口的马路边,彭某1打电话给她朋友,要朋友接她回去,但遭到童海威胁制止。这时,李思勇提出开房去,但罗季秋、邓海龙、曾某没有答应,罗季秋就提出一个地方来,李思勇就说那也行,去打“野战”(指与彭某1发生性关系)。之后五人将彭某1带至娄底市娄某区百亩镇的“凤冠山”上的一块空地。罗季秋与李思勇、邓海龙、曾某先下车,要童海去做彭某1的工作,希望通过做工作让彭某1与李思勇、罗季秋等人发生性关系,彭某1情绪激动地说不行,过了一会,李思勇过来了,把童海拖了下来,说行不行,不行就下来。接着把童海拖开,并揪着彭某1头发把彭某1拖了下来,打了彭某1几个耳光。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曾某、童海商量以童海欠罗季秋的钱为借口,罗季秋与邓海龙在一旁假装殴打童海。李思勇便去威逼彭某1,要彭某1帮童海还钱,并威胁彭某1与李思勇等人发生性关系,彭某1称无力偿还,趁机逃跑。但彭某1没跑多远便摔倒在地,被罗季秋、李思勇抓住,李思勇抓住彭某1的头发,将彭某1拖至车子旁边打彭某1的耳光,童海就过去抱着彭某1,这时李思勇安排曾某、罗季秋、邓海龙把童海拖开。逼彭某1与李思勇等人发生性关系。彭某1被迫先后与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曾某等人发生性关系。事后,李思勇、罗季秋、童海、邓海龙、曾某将彭某1带下“凤冠山”。曾某将车子开到洞新市场汽车站斜对面的马路边,李思勇带其儿子下车先行离开。之后罗季秋、童海、邓海龙、曾成业将彭某1带至娄底市娄星区金谷市场的××公寓“308”房间,当晚由被告人童海一个人看守彭某1睡觉。第二天上午,被告人罗季秋、邓海龙来到“××公寓”××房间与童海一起找彭某1,希望她能给童海赚钱。彭某1为博取被告人童海、罗季秋、邓海龙的信任假装答应他们的要求,并提出要回她租房换衣服。下午14时许,彭某1在童海的陪同下,来到彭某1的租房取衣服,两人到租房后,彭某1趁童海不注意,将房门反锁,跑到楼下拿起朋友的手机打“110”报警,童海逃出房间后与罗季秋、邓海龙连夜逃跑。经鉴定:被害人彭某1之损伤程度被评定为轻微伤。

2015年11月26日,被告人罗季秋、童海在娄底市娄某区冲浪网吧被抓获,同年12月15日被告人邓海龙主动到娄底市公安局娄某分局刑警大队投案;同年12月17日被告人李思勇主动到娄底市公安局娄某分局刑警大队投案。

2016年2月1日,被告人罗季秋、邓海龙、李思勇分别赔偿了被害人彭某1的经济损失2.4万元,并取得了被害人彭某1的谅解。

2016年6月20日,被告人童海的父母赔偿了被害人彭某1的经济损失2.4万元,并取得了被害人彭某1的谅解。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告人童海、罗季秋、李思勇、邓海龙的户籍资料,用以证明4被告人均达到完全刑事责任年龄的事实;

2、被告人罗季秋、童海的到案经过,用以证明被告人罗季秋、童海均系被抓获到案事实;

3、被告人邓海龙、李思勇的到案经过,用以证明被告人邓海龙、李思勇均系在其亲属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的事实;

4提取笔录及照片,证明案发时被害人与被告人所坐车辆的视频资料;以及案发后,被害人彭某1向公安机关提交的当时所穿衣、裙、胸罩,娄底市妇幼保健院、四一八医院在彭某1阴道提取分泌物等情况;

5、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用以证明被害人彭某1经法医鉴定多处软组织挫伤,其损伤构成轻微伤;

6、情况说明,证明被害人彭某1向公安机关提供了罗季秋和童海的照片的事实;

7、××公寓照片,证明当时被告人童海与彭某1开房时房内照片的情况;

8、彭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彭某1通过辨认,辨认出参与强奸她的有童海、罗季秋、曾某、邓海龙、李思勇的事实;

9、罗季秋的辨认笔录,证明罗季秋通过辨认,辨认出邓海龙、曾某、童海、李思勇的事实,并指认出他和曾某、邓海龙、李思勇4人与彭某1发生了性关系;

10、童海的辨认笔录,证明童海通过辨认,辨认出邓海龙、曾某、童海、李思勇的事实,并指认出曾某、邓海龙、罗季秋、李思勇与彭某1发生了性关系;

11、邓海龙的辨认笔录,证明邓海龙通过辨认,辨认出曾某、童海、罗季秋、李思勇的事实,并指认出他和曾某、罗季秋、李思勇与彭某1发生了性关系;

12、李思勇的辨认笔录,证明李思勇通过辨认,辨认出邓海龙、曾某、童海、罗季秋,并指认出被他们强奸的女子彭某1的事实;

13、罗季秋现场指认照片,证明罗季秋带公安人员去强奸现场指认现场的事实;

14、手机通话详单,证明被告人案发前后手机的通话记录;

15、被害人彭某1的陈述,证明2014年10月左右,她在深圳打工时认识童海,二人以男女朋友身份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来分手了。2015年7月,她又与闺蜜等人来到娄底,与童海联系上了,并到了童海涟源水洞底的老家。后来二人又因琐事发生过矛盾。2015年10月20日下午5时左右,童海用手机打她电话喊她去一起吃饭。一会,童海和一名司机(曾某)开着一台越野车把她接到了老街一户人家里,当晚一共有8人在一桌吃饭,有一名小男孩及小男孩的父亲(李思勇)、童海、罗季秋、邓海龙、司机(曾某)、还有这户人家的主人。她喝了二瓶啤酒后感觉到不舒服,童海扶着她下楼后,她打电话给朋友罗某2,要罗某2过来接。这时童海听到了,就威胁说:“他敢过来,就弄死他,我送你回去”。接着童海就把她扶到了越野车上,由司机开车,为首男子(李思勇)抱儿子坐副驾驶上,童海坐她左边,邓海龙、罗季秋坐她右边。当车子开到一个山坡上时,她就要吐了,童海扶她下车,吐完之后又被童海扶上了车。又开了几分钟,不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其他人都下车了,只有童海一个人在车上和她说要发生性关系的事情,但她问童海想干嘛。车外的人可能听到了她的讲话声音,邓海龙和曾某就将童海拖下车,装作打童海的样子,童海还大叫了几声,她能感觉童海是在装,因为他们是一伙的。罗季秋对她说,童海欠了他4万元,要她帮童海还钱,当时童海过来把罗季秋拖下了车,她就对童海说,“我这么信任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这时李思勇过来把童海拖开,用手打了她一巴掌,接着就扯她头发,并问有没有钱还。说完把她推倒在地,并说今晚好好陪下他兄弟。很快,罗季秋也来了,并说,要不你们(她和童海)今天把钱还了,要不就把你们弄死在这。她见他们没有注意,就起身跑,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就过来追。因为滑倒了,李思勇追上她了,一把抓住她头发,并打她脸,邓海龙,罗季秋也追上来了抓住她的手,童海也跟上来了,把罗季秋推开,邓海龙、罗季秋就去抓童海,并把童海摁倒在地打。她看到这情况就说同意还他们的钱,李思勇就说现在要,并把她拖到车子那里,脱她衣服。她反抗,李思勇又打她,并说伺候好他的兄弟,就可以少2万元。还要求她脱掉裙子,她就说冷,李思勇就把她拖到车子后排座位,下车和邓海龙、罗季秋说了几句后,又上了副驾驶,并把自己的上衣脱掉,然后来脱她的裙子,她不允许,李思勇又打她,并把她内裤扯烂,丢在一边。这时邓海龙、罗季秋分别从车子后排两边上了车,强行把她的内衣胸罩解开。邓海龙、罗某把后排的座位放平,顺势把两边的车门关上。罗季秋对着她拍照。李思勇命令她用嘴去亲他的阴茎,她不同意,李思勇又打她,被逼之后没有办法只好去亲,这样,李思勇、罗季秋、曾某、邓海龙四人一起强迫她发生性关系及用她的嘴去亲他们阴茎。

强奸之后,这五个人就把她带下山了,在路上李思勇和他儿子先下了车。曾成业、邓海龙、罗季秋就把她和童海带到金谷市场××宾馆××房,之后,曾某走了,罗季秋就说他先把钱垫上,然后要她和罗季秋的女朋友一起去洞新那上班还钱,她假装答应,罗季秋和邓海龙就离开了,离开时用钥匙把房间反锁了。

10月21日上午10时左右,邓海龙来到房间,童海对邓海龙说彭某1的脚痛,要邓海龙出去买点药。后来罗季秋也来了。她就说要回租房去拿东西,童海陪着她坐了一辆摩托车到了××公寓××房间,她把童海引到卧室里,趁童海不注意就把门反锁了,紧接着跑到楼下,用胡慧的手机报了警。后来王丹回到房间,见房间里有人就把门打开了,童海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当110民警赶到时,童海已经离开了;

16、证人颜某的证言,证明她女朋友彭某1被人强奸后,他陪女朋友来公安机关报案的事实;

17、证人刘某的证言,证明2015年10月20日晚上,几个男子带一个女的来××公寓开房的情况;

18、证人彭某2的证言,证明2015年10月21日下午,她和王丹从外面吃完中饭回来后,听到408房间有砸门的声音,以为是彭某1和他男朋友打架,就和王丹去看,并用钥匙开了门,一看是彭某1的前男友童海。后来才听到彭某1说是她被人强奸的事实;

19、证人邓某的证言,证明他主动带儿子邓海龙来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的事实;

20、证人邱某的证言,证明她陪儿子李思勇来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的事实;

21、证人邹某1的证言,证明她开了一家“××家菜馆”,2015年10月20日晚上,李思勇和几个男的还有一个女的在她店子里吃饭,女的好像喝醉了的事实;

22、彭某1对被告人童海、罗季秋、李思勇、邓海龙的谅解书,证明彭某1分别接受了4人各2.4万元的赔偿款及赔礼道歉,分别对4人的行为表示谅解,放弃对4人民事责任的追究,并请求司法机关对四人从轻、减轻处罚;

23、被告人童海的供述,证明彭某1曾经是童海在深圳时认识的女朋友,后来没怎么联系,2015年7、8月左右,童海知道彭某1到了娄底,二人又开始联系。2015年10月20日,童海和曾某开着车到××公寓门口接到彭某1一起来与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他们一起去家庭菜馆吃饭。到了那,李思勇就说这个妹子不错,问是谁的,童海就答是他的,李思勇又问这妹子是干什么的,童海说是在洗浴中心上班的。这时李思勇就用娄底话对彭某1说“开火车”(意思是几个男的和彭某1发生性关系)。当时童海只是笑笑,以为李思勇是开玩笑的。刚开始,男的都敬彭某1的酒,很快彭某1就喝晕了。等吃完饭后,他们一起下楼,到一楼时,彭某1就蹲在地上吐。她就打电话给她男朋友罗某2,要罗某2来接她回去,童海听到后就对彭某1说,哪个敢来接,他就弄死哪个。当车子在中途一偏僻马路边上停下来时,李思勇提出要搞,但罗季秋和邓海龙不同意,李思勇提出到山上去“搞”,由罗季秋和邓海龙带路。他们就到了凤冠山上一块平地上停了下来。罗季秋、邓海龙、曾某抱着李思勇的儿子先下车,李思勇从副驾驶室反过来掀彭某1的裙子,被彭某1挡开,当时童海也制止了李思勇。当时彭某1问李思勇要干吗,李思勇说要搞你,并作出很凶的样子。并对童海说,你好好做下她的工作,由童海先搞。童海就去与彭某1说要搞她,彭某1情绪激动说不行。童海就坐到车上没有说话了,过了二三分钟,李思勇来了,走到驾驶室后排门处对童海讲,行不行,你不行就下来。说完就把童海拖了下来,接着抓住彭某1的头发,把她拖下车,打了彭某1几个耳光。这时罗季秋来说,童海欠了罗季秋4万元,现在罗季秋欠李思勇的钱,要求彭某1现在代替童海还钱。彭某1说同意还但现在没有,李思勇就说要彭某1用身体来还。说彭某1今晚侍候好了兄弟们,就抵2万元,李思勇就给邓海龙和罗季秋使了个眼色,罗季秋和邓海龙故意将童海拖到车子前方十米的距离,这时听到李思勇打彭某1耳光的声音,突然,彭某1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跑,跑没多远就摔倒了,后来李思勇追过去凶狠地打了彭某1的耳光。当时童海就跑过去抱住彭某1,李思勇就用手打了彭某1几下,并且打得很重。这时彭某1就说,别打了,她只和李思勇一个发生性关系。李思勇安排曾某、罗季秋、邓海龙把童海拖开,曾某抱着小孩,把童海带到了一个较远的地方。这时李思勇已经在搞彭某1了,接着李思勇也在喊罗季秋、邓海龙过来搞,曾某也过去搞了。搞完之后,曾某开车回洞新市场马路上把彭某1的内裤给李思勇时,李思勇随手丢了。李思勇在那里下车了,曾某就将车子开到了××公寓,罗季秋开了间房,童海、罗季秋、邓海龙、彭某1来到开好的308房,罗季秋和邓海龙把门关上就离开了。后来童海和彭某1在房间里睡着了。

2015年10月21日8点多,邓海龙先过来帮童海他们买了药和早餐,11点多,罗季秋也来了。到下午2点的时候,彭某1提出要回去换衣服,童海就陪彭某1去换衣服。到了彭某1租的××公寓××,当彭某1进了408时,彭某1就把门关上了,后来,彭某1的闺蜜来了,把门打开,他就跑出来了。这时罗季秋他们也过来了,看到马路上有警车,就意识到彭某1可能报了警,他回到住处与邓海龙、罗季秋汇合后,开始逃跑;

24、被告人罗季秋的供述,证明2015年10月20日下午16时左右,李思勇打电话给他,叫他一起去吃饭,当时参加吃饭的人有邓海龙、曾某、童海、李思勇及他的儿子。后来,曾某与童海去接了他女朋友彭某1来。彭某1来后,李思勇就问这是谁的妹子,他说是童海的,李思勇又问童海,她是做什么的,童海说是在洗浴中心上班的,李思勇问能不能开火车,童海只笑了笑,大家也只是笑了下。后来李思勇就去调戏彭某1,彭某1发火了,并把李思勇推开。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敬彭某1的酒。彭某1喝醉了,童海扶着彭某1下楼,彭某1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的朋友,要朋友过来接他,童海就讲,谁过来接就搞死谁。这时李思勇就对罗季秋、邓海龙、曾某说开房去。但是他们三人没有答应,李思勇就说干脆找个地方打野战去。说完彭海和李思勇就扶着彭某1上了车子的后排,接着邓海龙和罗季秋也上了车,李思勇带小孩坐副驾驶,一路上都是李思勇在指路。曾某开车到了湘中文武学校前面一工业区,李思勇提出到那搞算了,但其他人不同意。然后车子继续往前开,到了一个叫凤冠山的地方。车子开到山上后,李思勇想冲上去脱彭某1的衣服,童海拦着说先做下彭某1的工作,没等他们说几句,李思勇就往车子那冲,把彭某1拖了下来,并抓住她头发拖到一块草地上,打了彭某1几个耳光,彭某1求李思勇要他放过她,李思勇没有答应,又踢了她一脚,这时彭某1就来求罗季秋,罗季秋对她说,童海欠他4万元。李思勇也过来说,童海欠的钱就是彭某1欠的钱,要马上还钱,今晚陪好了,就抵2万元。李思勇去脱彭某1衣服,彭某1反抗,往山上跑,跑了几米,罗季秋就追了上去,抓住后二人都摔在地上,这时李思勇也跑来抓住彭某1头发,拖到车子边,又打了彭某1几个耳光,并把彭某1按倒在地,又叫邓海龙和罗季秋过来帮忙按手脚。李思勇强行把彭某1拖到车子尾部,把后排座位放平,强行与彭某1发生了性关系。然后叫罗季秋过来搞,彭某1就用嘴亲阴茎,李思勇在搞彭某1,然后,二人又换过来。邓海龙看到后,把罗季秋替下来。曾某走到车子那说,我也来搞下子哒。说完也强行与彭某1发生了性关系。

搞完之后,他们开车下山了,曾某就把李思勇送到洞新市场汽车站那里让李思勇下车,然后将车开到了金谷市场由罗季秋在××公寓开了房,由童海陪彭某1住在房里。10月21日,邓海龙和罗季秋来到房间帮彭某1买了药和水果。到下午2点多,由童海陪彭某1去换衣服,没多久就接到童海电话说他被关起来了,要罗季秋快来。罗季秋和朋友走到彭某1租房处,看到马路对面有警察,此时就知道彭某1报了警,立即逃跑了;

25、被告人李思勇的供述,证明2015年10月20日下午,他请罗季秋、邓海龙、童海、曾某在一个家庭餐馆吃饭。到了楼下后,童海和曾某去接了一个女的来,李思勇问童海这女的是谁,童海说是他女朋友,李思勇问是做什么的,童海说是在洗浴中心上班的,接着李思勇就说“开火车”,并往彭某1身上靠,被彭某1推开。在吃饭的过程中,大家都敬了彭某1的酒。吃完饭后,下楼时李思勇看到童海扶着彭某1在地上吐。后来,大家都上了车,罗季秋在车上讲,带着彭某1到水洞底的山上去玩。当李思勇说要去开房时,罗季秋不同意,就由罗季秋指路车子向前开。到山上后,罗季秋和邓海龙假装以童海欠了他们钱为借口装打童海,彭某1见他们打童海,这时彭某1往另一个方向跑,罗季秋就去追,彭某1摔倒了,被罗季秋抓住了,李思勇也火了,抓住彭某1头发,并打彭某1耳光,这样彭某1就被迫同意和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曾某发生了性关系;

26、被告人邓海龙的供述,证明2015年10月20日下午4点左右,他和曾某接到罗季秋、童海、李思勇及他的儿子去吃饭。童海说他有一个女朋友在洗浴中心做模特,接她一起来吃饭。李思勇就叫曾某和童海接了彭某1来到吃饭的地方。李思勇问了这女孩子的情况是在哪上班的,当知道是在洗浴中心上班的时候,李思勇就说这个女孩子可以“开火车”。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敬了彭某1的酒。彭某1喝醉了,到了晚上9点多的样子,李思勇说走算了,童海扶着彭某1下楼,彭某1在地上吐,并打电话给他朋友要他来接,童海大喊,我的女朋友哪个敢来接,来一个搞死一个。李思勇就对邓海龙、罗季秋、曾某、童海说开房去。罗季秋说动静太大,然后说了一个地方,李思勇说也行,去打野战。大家都上了车,后来车子到了一个旧厂房那里,李思勇说到这里搞算了,罗季秋不同意。于是车子继续开到山上一个叫凤冠山的一草坪。大家都下了车,留童海一个人在做彭某1的工作,听到彭某1在大声说话。李思勇敲车门对童海说,你搞不定,由我来搞。李思勇上了车之后,几分钟后,突然彭某1就下了车往另外一个方向跑,罗季秋就去追,追了一段距离,彭某1摔倒了。罗季秋把彭某1抓住,李思勇也过来了,抓住彭某1头发,对着彭某1打耳光,并把彭某1拖到了车边上。这时彭某1哭起来,罗季秋就说童海欠他4万元钱,要马上还。然后说陪好了他们就抵2万元,后来,彭某1在李思勇、罗季秋、曾某、邓海龙的强迫下发生了性关系。搞完后,回来到了娄底城区,李思勇在洞新市场下了车。接着他们把童海带到了金谷市场,在××公寓开了一间房,由童海陪着彭某1,第二天,下午2点的样子,童海打电话给他们,他已经被关起来了,要他们快点过来,过了一会,就知道彭某1已报警,于是逃跑了的事实。

全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罗季秋、李思勇、邓海龙、童海采取暴力手段和威胁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均构成强奸罪。在共同犯罪中,四被告人均起了积极、主要的作用,均系主犯。

本案中被告人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均强行与被害人彭某1发生了性关系,只有童海没有与彭某1发生性关系。被告人李思勇、罗季秋、邓海龙的行为构成强奸罪,并且是二人以上轮奸,适用情节加重情况,法定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因为童海没有与彭某1发生性关系,所以,不认定童海具有轮奸的加重情节。被告人李思勇主动投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与罗季秋、邓海龙、曾某一起强奸的事实,虽然在庭审中对本案的小部分事实有辩解,但不影响轮奸妇女主要事实的认定,况且公诉机关也认定李思勇构成自首,故本院对被告人李思勇的自首情节予以认定,并依法对被告人李思勇减轻处罚。被告人邓海龙自动投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罗季秋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依法从轻处罚。四被告人均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故依法从轻处罚。公诉机关关于对罗季秋、李思勇、邓海龙的量刑建议恰当,本院予以采纳;对于童海的量刑畸重,本院不予采纳。轮奸是指两名以上男子出于共同强奸的故意,在同一时间或者相继的时间内,轮流强行奸淫同一妇女的行为。轮奸必须是两名以上的共同犯罪人强奸既遂,没有强奸得逞的不构成轮奸。虽然童海没有与彭某1发生性关系,但他应当知道李思勇等人要强奸彭某1,却阻止彭某1回家。到了山上之后,被告人童海积极去做彭某1的工作,并以欠钱为借口威胁彭某1,其行为均符合强奸罪的故意,所以被告人童海的辩护人辩称被告人童海不构成强奸罪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称童海不构成强奸的加重情节的辩解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其他辩护人关于各被告人有自首、坦白情节,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谅解,可以减轻或从轻处罚的辩护观点,本院均予以了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款(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罗季秋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年11月27日起至2025年11月26日止)。

二、被告人李思勇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年12月17日起至2021年12月16日止)。

三、被告人邓海龙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年12月17日起至2021年12月16日止)。

四、被告人童海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五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年11月27日起至2020年4月16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郭天岩

人民陪审员刘坚文

人民陪审员邓和建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七日

书记员

书记员颜盼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知名律师推荐  
苏义飞律师
专长:刑事辩护、取保候审
电话:(微信)15855187095
地址:合肥北一环财富广场首座14楼
  最新文章  
  热点排行  
律师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关于我们
地址:合肥市庐阳区财富广场首座14楼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电话:15855187095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备12001733号